<< 雪山 | main | 刀文化 >>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  • 2011.11.08 Tuesday
  • -
  • -
  • -
  • -
  •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

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


黃瓜歲月

 看到整齊擺在菜架上滴著水的青瓜,那青囘色彩飽滿而鮮豔,每根的尖端還開著小黃花,讓人看著就喜歡。不由自主的便走上前去輕輕觸摸,那水潤潤的觸感,不經意的就勾起想要吃的慾望。想著它被咬進嘴裡時那股清新鮮潤。

可是終究還是沒有買。這不是黃瓜,這只是青瓜。是黃瓜的別種。

我記憶裡的黃瓜是豐盈飽滿的,它帶著青黃泛白的模糊的花色,棱棱刺刺分明的浸潤著水珠,尾部開著鮮嫩的小黃花。散散地垂隱在肥厚的翠冤嬖卞L∩冀罅F疼清凌凌的一種幽恬與典雅,似乎從有著歲月以來它們就那麼幽靜的垂落在葉片叢中,只為了沾染清晨的零露,伴著一絲清風開在春天的明媚裡。

蒼囘時光裡,黃瓜在午夜的水潤清涼中招搖,誘惑。乾渴的唇,咕嚕的腸,伸出的手,將一份飢渴引向了一個深遠的故事裡。

夜很深,她在迷離恍惚中聽到了電波的聲音。他的聲音響起,他是清醒的,而她是迷糊的。

她一定以為她是在夢裡。是的,她是在夢裡聆聽著一個生命掙扎的故事,一則心語。

那時,他剛從家裡出來,在外面找事做,進了一家工廠,在車間裡做一個普通工人。

那是家私人小廠,老闆很遏ぐ而工廠也是郛魁沒完沒了的加班,但工資總是遲遲不發。後來,終於有人鬧了,可是鬧了之後更加的淒慘。工作丟了,工資也難以拿到。

那年月,他獨自一人在外,沒有親人,沒有朋友,對外面的世界也模糊不清,而且身上所帶證件也不齊全,難以找到好的工廠,更難能找到好的工作。

身上所帶在一日日的流浪中所剩無幾。終於,身無分文了,偌大的城市,茫然不知所去,無親無友,飢渴難擋。他從城市裡流浪到了郊區,睡在垃圾堆中,飢渴中看到了郊外農人種的黃瓜。

在那樣的難耐中,已經兩三天沒有吃過東西了。眼前那滴著水的鮮嫩嫩清凌凌的黃瓜,於輕風微拂中,小黃花大冤寫翻津搖曳,泛著一種清潤的誘惑,飢腸咕嚕,唇角乾裂。那雙手不自禁的便伸向了冤黃花叢中垂吊著的黃瓜。

是的,那是他第一次以這樣低微的姿態去竊取別人的東西。那是一種叫做偷的精神感應在那顆憨直的心靈上,第一次嘗試到一種叫做羞恥的東西在身上迅速的升起。然而,也正是那黃瓜讓他保留著生命的最後勇氣,致使他能將生命再次的延伸到城市裡去。

他記得那農田,那黃瓜,那菜地。在夜幕幽靄處,晚風輕柔的吹拂,農人已歸竭回家。而黃瓜架,那麼纖巧的站立在晚暮裡,迎著清風,唱著輓歌,嬌嬌怯怯,羞羞答答的輕舞身姿,綻放生命。那冏酥酖葉片,那毛茸茸的纖藤,那黃嫩嫩的花兒,那青翠翠的瓜兒,靜靜地倚貼著藤葉,泛著柔和的光芒,誘惑著飢渴邊緣的流浪人兒圍巾

當乾裂的唇,扁癟的腹,無力的身在夜色的籠罩下彰顯極度的落魄與垂喪。半眠半幻中,便是一頓美味,一桌豐盛的菜餚,紅潤的雞腿,油滑的菜食,白嫩的饅頭以及白花花的大米飯。一切都似在頭腦裡叫囂著。慾望的指使,只是想吃東西,只是想解飢解渴。

走過的城市,走過的纖陌,走過的菜地。於是,黃瓜便是那飢渴中的飢渴,渴盼中的渴盼。

後來,他在城里通過不熟的朋友進了一個工廠,有了工作,有了吃住之地。再後來,他通過努力學到了技術,跳了槽,有了另一份更好的工作。再後來,他做到了主管,管理著一大幫的工人,身邊也有許多的朋友,老鄉,同事。

到如今,他不用再為沒工作而忍飢挨餓,也不用愁找不到工作。繁忙的工作著,打拼著。滋生著一種夢想與願望,想有朝一日能有自己的工廠,能有自己的房子,車子。

每當憶起那段落魄的日子,那次偷黃瓜以解飢渴的情景,便總是陣陣感嘆。黃瓜也因此成了他心中不滅的印象。

她於電波里傾聽著,恍惚著,有若夢般的時空置換感。

她聽著他的關於黃瓜的心事,無言的。在午夜的清寂中,只有無言。

久久,她從迷離中回歸,意識到她是在深深的夜。而她的那意識中的黃瓜,一直都是自然而清潤的。在零露滴淋中以飽滿而鮮潤向她無聲地傳達著歲月,四時,風光,生活,命途。皆都是安靜而幽靄。

靜靜地輕輕地過濾著時光,過濾著思想。直至清透而瑩潤。

是的,在四時的瓜菜中,她最為喜歡的便是黃瓜。她也曾在晨曦晚暮裡小小的偷過。只是,那在她,也許並不算是偷吧,只是路過,看著喜歡,勾起慾望,順手而摘下一根來。但羞怯的目光依舊會四處旋轉,在山的環抱中,幽長的呼吸,輕輕的咀嚼。

那些年月裡,她每天清晨從鳥的清歡中醒來,捧著一本書在樹下。而母親每天早早的起來為她做了飯菜,便提著個籃子去菜地裡採摘黃瓜,豆角。每每在她挎著書包離開家門時,看到母親挎著籃子回家。籃子裡是長長的豆角,嫩嫩的黃瓜,滴著水,一路淋淋地灑向家門。她總是順手從籃子裡拿起一根黃瓜便跑開。

母親的聲音在身後傳來。帶著嗔罵,帶著憐惜。她是可以從風聲裡感受到母親那份綿綿之愛的。

此後,黃瓜便是一直以濕漉漉滴著水的清潤呈現在腦海中。而心間,晨光中,母親的身姿便總是那個提籃子的溫良賢慧的家庭主婦,以黃瓜來引渡著她的年少歲月。

記憶裡,她一直記得,黃瓜是她的懷鄉之風物。而在另一個人眼裡,黃瓜卻是他的一段艱難歲月。

也許,這就是每個人賦予四時風物不同的意義,也是四季隨時光加載在每個人身上的一種作為生活的標誌吧。她記著她的黃瓜,親切可愛,鮮潤清凌,他記著他的黃瓜,飢渴困鈍,沮喪掙扎。

黃瓜。呵,一根黃瓜,演繹一段人生,記載一段記憶roller screen
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  • 2011.11.08 Tuesday
  • -
  • 16:58
  • -
  • -
  • -
  •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

コメント
コメントする









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
トラックバック
calendar
     12
3456789
10111213141516
17181920212223
24252627282930
<< September 2017 >>
sponsored links
selected entries
archives
recent comment
recommend
links
profile
search this site.
others
mobile
qrcode
powered
無料ブログ作成サービス JUGEM